Z如故

微博:Z如故

【蔺靖】番外二 韶光换

       《韶光换》是之前《此情无关风与月》的第二篇番外

         甜的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       烟波浩渺,琅琊湖水看不见尽头,青山被无言地隐去,留下连绵的轮廓。凉风吹过,湖面漫起了一圈一圈的螺纹,雨水落在湖中溅起了点点水花。


        湖边上有一座山,山上有一座阁楼。烟雾笼罩,宛如太虚幻境。那是天下最神秘的地方,同时也是最公开的地方,琅琊阁。


        百姓都知,琅琊阁少阁主蔺晨,风流倜傥洒脱不羁。多少高官跟江湖上有头有脸的人物,恨不得削尖了脑袋将自己的女儿塞进琅琊阁,做琅琊阁阁主夫人。但也有不少人知道,这位蔺少阁主早已婚配。


        城中茶楼,一位略年迈的老者对着满厅的客官说着书,举起桌边的杜梨醒木一拍,悠悠开口 “话说,那琅琊阁少阁主蔺晨的夫人,正是那梁武帝萧景琰。那日细雨斜横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正是。


        而如今这位响当当的蔺少阁主夫人,正欲掀了琅琊阁。


        原因不过就是,萧景琰在午膳时分,察觉自己身上坠着的翠叶白玉坠不见了。若是其他之物那还不打紧,萧景琰从来就不重视那些身外之物,只是这翠叶白玉坠不一样。


        这翠叶白玉坠原是蔺晨自己坠着的,里面是中空的。蔺晨喜梅香,又素爱自己制香,所以便常往玉坠里塞浓梅香。后来萧景琰回宫,蔺晨便把这块翠叶白玉坠送给了萧景琰。


       在之后那些难熬的日子里,这块翠叶白玉坠真是给了萧景琰不少的安慰。更重要的是,这块玉坠,虽不是价值连城,但也是蔺晨送给自己的第一份礼物,若是丢失了当真是可惜。


      “景琰,你别寻了。丢了就丢了吧。” 蔺晨瞧着趴在地上四处摸索的萧景琰,当真是心疼得不行。边说着边想把他从地上拉起来,却被萧景琰一把推开。


      “不要。我定要找出这玉坠。” 萧景琰赌气得厉害,是对自己生气,这么珍重的东西他是不会随意乱放的,怎会不小心得丢了呢。


        蔺晨叹了口气,道“若是这玉坠真的丢了,你怎么找都找不到的。别寻了,出去吃点午膳吧,刚刚你都没好好吃。” 


         萧景琰似乎并没有听到他的话,手下一顿,立马从地上站起来冲到门口,惊得蔺晨直呼 “景琰,你去哪里?”


       “我想起来了,可能昨日泛舟的时候落了,我现在就去找。” 萧景琰说完便要出门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蔺晨连忙一把拉住,紧紧地搂住萧景琰,“景琰,你别这般。你瞧外面雨下那么大,别被扑了寒气,前几日受了凉现在才痊愈,别又病了。玉坠丢了就丢了,也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。旧的不去新的不来,不是?“


          萧景琰许久没回答,可蔺晨却感到了怀里人的呜咽,良久,萧景琰开口,声音哽咽 “其他的倒也无碍,只不过这是你送我的第一件东西罢了,而且也陪了我那么久,心里总归舍不得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,我知。景琰,当日,我送你玉坠之时,是我不能随你入宫,怕你在宫中难熬难度,更怕你忘了我。而如今,我已经在你身边,而且再也不会离开你半步,所以,有无着玉坠都无碍了,不是吗?” 


 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...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蔺晨直起萧景琰,吻了吻他微凉的嘴唇,笑道“若你当真喜欢那翠叶白玉坠,我再寻一个新的给你。”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萧景琰推了推蔺晨,“欸,好好说着要紧事,你还不忘记流氓一番。”接着叹了口气,又道“罢了,我只要你能一直在我身边就足矣了。别让我寻不到你,别再像以前一样,一句话不说留书出走就好了。“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蔺晨笑了几声,点了点萧景琰的鼻尖,”欸,想不到我的夫人这般记仇呐。”末了,低头攀上萧景琰的耳畔,轻咬一口,又道“ 你忘了我们成婚那日在长苏墓前说的话吗?“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死生契阔,与子成说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至死不忘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评论

热度(74)

  1. 于心归处Z如故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花吐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