Z如故

微博:Z如故

【蔺靖】此情无关风与月 三十一 【完结】

三十一

辰彦四年,秋。

蒙挚难得清闲,窝在府里也不肯出去,瞧着天气倒也是秋高气爽,干脆携了把剑在庭院中舞了起来。几番下来,酣畅淋漓,可是他总觉得少个些什么,总有那些地方不到位的。越想越恼,丢了剑走到亭间休息,望着石桌上排的果盘出了神。是呵,那个爱吃甜瓜爱吃柑橘的少年,很久都没出现了,应该快四年了吧。

蒙挚挑了一个柑橘,刚要剥开,就被茶盏碎裂的生气惊了一跳。这些年,蒙挚已然跻身琅琊榜高手榜第一名,他条件反射般跳起来,顺着方向望到了屋顶。

一个身着宝蓝弹墨天香衫的少年,用水蓝暗花发带高高的扎起了头发,站在阳光底下,恍得蒙挚一下子没睁开眼睛。不过就是一瞬,手上捏的柑橘一下子没有了。

“不好吃。” 刚在屋顶上的人来到了自己面前,蒙挚惊道“飞流?你怎么回来了?”飞流明亮亮的扯了个大笑脸,“不告诉你。” 蒙挚也不去管这么说,转身唤了身边的近侍,“快去告诉陛下,飞流回来了。”

未央宫。自蔺晨离开后,萧景琰几乎都是在未央宫休息,偶尔皇后会来请安,停留片刻也就离开了。谁都不知道那次萧景琰去琅琊阁的时候发生了什么,见到了什么,他们只知道,从那刻开始,陛下在政务上越来越努力,很多重要的朝政也会让当今太子庭生去处理。那位蔺少阁主,似乎想消失了一样,萧景琰一次都没有再提到过他。

“陛下,蒙大统领派人来报,说是飞流回来了。”萧景琰一愣,四年了,他派人找过很多次飞流却多无果,原也是想着蔺晨走了,飞流肯定也无依靠,不如让飞流留在自己身边,也能照顾他。现在,飞流却自己回来了,萧景琰心里很多很多疑问,不过就是有关蔺晨的,蔺晨离宫不过四月,怎会突然离世.,蔺晨离世的时候他又说了些什么...他想问清楚,问明白。“知道了,宣蒙挚飞流。”

一盏茶的时间,蒙挚已经携着飞流到了未央宫。萧景琰屏退众人,问道“飞流,这几年你去了哪里?” 飞流想都没想,道“玩。” 萧景琰步步紧逼,“跟谁?” 飞流别过头,“不能说。” 他?萧景琰心下一抖,脑袋一热脱口而出,“蔺晨吗?” 说完他自己都后悔了,萧景琰呐萧景琰,明明蔺晨都已经…他刚想弥补的说些什么,就听见蒙挚说道,“飞流,陛下问你话呢,你看我做甚。” “是。”

“什么?飞流你是说蔺晨…?” “嗯。” 萧景琰什么都顾不上了,抓住飞流的肩膀,喊道“他在哪?” 飞流歪头想了一会,道“琅琊阁。”

萧景琰的手松了下来,有些无力的摆了摆手,道“知道了。你们先退下吧。”


寿康宫。萧景琰跪在太后面前,“母后,儿臣想让庭生即日登位。” “那你呢?” “儿臣,儿臣想回到琅琊阁。” 太后叹了口气,瞧了眼身侧的皇后,“你可想好了?”萧景琰行了大礼,道“儿臣想得清楚。前半生过得太累了,儿臣这后半生只想与蔺晨一道。就算此番前去,蔺晨已不在世,儿臣也愿意留在琅琊阁陪伴他。” “你若去以已决,你便去吧。”


辰彦四年,冬。梁武帝萧景琰退位,太子萧庭生登基。


琅琊山。萧景琰站在那块碑前,摸着那块碑的纹路,笑道“蔺晨,我解脱了,我出来了。你呀,你真当我不会生气吗?飞流这孩子我也是知道几分的...蔺晨,那么拙劣的玩笑,你惯会欺负我。若你真的还在,我什么都原谅你;若你真的不在了,那我...那我就来陪你…”

萧景琰踏入琅琊阁的一瞬,他是不敢看的,他多希望能像初见蔺晨时一样, 松松散散的斜靠在榻上,嘴角噙着宠溺的笑,唤一句“你来了。”

但是,琅琊阁空无一人。萧景琰走到楸木桌边,桌上卷了几摞字卷,萧景琰抽出一卷,倒也呆住了,一阙“ 从别后,忆相逢,几回魂梦与君同。今宵勤把银柱照,相逢犹恐是梦中。” 全是自己的笔迹,倒也不尽然,皆是笔笔相思,萧景琰长叹一声,泪意泛在眼中,收起了字卷,走到橱柜边拎了两坛酒,直直席地而坐,依着紫檀桌瞧着门外。

若能轻易便忘了过往,哪还会有些痛不欲生。

这缘分,错过一次,怕是不会再有了。

我那么爱你,可我,还是,失去了你。

两坛酒很快见底,萧景琰早已泣不成声。门口倒影在地面上的一片阳光忽被遮住,萧景琰迷迷糊糊的抬起头,却瞧见一袭白衣,似故人...

“你来了。”








世有醉生梦死者,不甚数也。醉生不同于梦死,若欲见二者不同也,饮忘川矣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此情无关风与月
历时一月有余
谢谢大家一路来的支持
没有你们就没有现在
之后还会有番外的 不止一篇
现在这只是主线故事全部结束了
有些故事要放在番外

接下来还有 同居三十题
绝不弃坑
( 。ớ ₃ờ)ھ

评论(30)

热度(13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