Z如故

微博:Z如故

【蔺靖】此情无关风与月 三十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三十
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书房。萧景琰站在案几边,冷眼瞧着跪在地上,身着浅灰银刻丝朝服的人。“哟,这不是曹大人吗?” 曹殷冷哼一声,别过头没有请安也没有说话,萧景琰倒也不质问,摆了摆衣袍,慢悠悠的走到殿中,绕着曹殷走了两圈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…”夏冬请了安,正欲开口却被萧景琰打断。“夏大人,曹大人好像还不知自己犯了何事,要不你来跟他讲讲。”夏冬明白,萧景琰这意思就是曹殷之事全权由自己审理, 她诺了一声,便站到曹殷身侧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兵部尚书曹殷曹大人可是滑族人?”夏冬问得直白,似是已经把曹殷查了个干净,曹殷也似乎没有意外,“是。那又如何?就算是滑族人,臣自问也没做过任何伤天害理之事。” 夏冬冷笑一声,“没做过伤天害理之事?曹大人说这话的时候怎么没有闪到舌头?” 萧景琰一愣,望着夏冬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夏冬欠了欠身子,道“陛下可还记得,梁文帝46年冬和州雪灾,先皇拨给和州三百万的赈银被劫一案?” 萧景琰想了会,道“朕记得。最后是父皇让我护送的。” “不瞒陛下,先皇曾让微臣暗中护送赈银,但是不管遇见何事都不让微臣插手。” “那你的意思是,你知道何人劫走?”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前几年的武状元曹之恒,曾任职正五品中郎将,后因在醉梦楼失手打残了正三品门下侍郎廖云之子,所以被免职;廖大人给先皇上了三道折子要求重判曹之恒,后来全靠誉王给他求情。”夏冬顿了顿,瞧了眼跪在地上面无表情的曹殷,又道“当日先皇问微臣,曹之恒是谁的人。现在微臣知道了。陛下,曹之恒与曹大人的关系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曹之恒是微臣分家的义弟。” 开口的是曹殷,曹殷冷笑着站起身,揉了揉久跪而发麻的膝盖,掸了掸衣摆的灰。“曹大人,陛下还没让你起来,陛下面前不得放肆。” 萧景琰示意夏冬别去管他,道“曹大人,你还有什么要说?”梅长苏还在的时候,就多次告诉自己,这位曹殷曹大人“有趣”的很;后来蔺晨也这么跟自己说,所以很多事情萧景琰都留了个心眼,所以有些关于兵部处理的朝政事物,他都是绕过这位兵部尚书,直接给兵部侍郎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,经过悬镜司的人必然要吐出点什么真东西。微臣今日来了,就没想过会平安回去。陛下想知道什么,微臣说给您听便是,还烦劳夏大人做甚。” 夏冬厌恶的皱了皱眉毛,有些犹豫不决的瞧着萧景琰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琅琊阁,蔺晨携着飞流回看了一眼,叹了口气,飞流拉了拉蔺晨的衣袖,“不回来了?”蔺晨笑着揉了揉飞流的碎发,“不知道。” 黎纲走了进来,有些犹豫,“蔺少阁主,事情都办好了,但是一定要这样吗?会不会…不好?” 蔺晨对着黎纲的后脑勺拍了一计,“怎么不好,不是挺好吗?我都没觉得不好。走了走了,飞流还等着去玩呢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书房。萧景琰走回案几边,冷道“你就挑重点说。你的那些事朕都不是一概不知。” 曹殷嘴角的捉摸不透的微笑愈发浓了,萧景琰有些恼怒,“曹殷,你笑什么?” “陛下,有一件事情,您绝对不知。您可想知道?” “你说!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,您就真不好奇为什么您的蔺少阁主会突然离你而去吗?难道真的是因为你立后吗?” 萧景琰一与蔺晨有关立马站起来,挥翻了案几冲到曹殷面前怒道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一卷风云琅琊榜,琅琊阁知道天下事。微臣原以为梅长苏迟早是微臣复滑族路上的绊脚石。后来才知梅长苏跟蔺少阁主关系甚好,消息多半是他给的。只要除掉蔺少阁主,就等于段了梅长苏跟陛下您的一条胳膊。只有辅助誉王等位,微臣才有可能复兴滑族…” “除掉...除掉蔺晨?!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萧景琰的脑中飞快闪过蔺晨那几次吐血,还有时不时的胃痛,以及日渐虚弱的身体。萧景琰这下真的慌了,顾不得什么天家威严,伸手拧住曹殷的衣领,“你对他做了什么?”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,别那么着急。不过就是之前派了一个人去伺候他的饮食,顺道在他的饮食里加了点东西。” 萧景琰想起来再见蔺晨时有问过平日的膳食怎么吃的,不过那个时候蔺晨也没多说,莫不成那个时候他已经中毒了。“什么?!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金刚石粉末。都拖了那么久了,也不知这位蔺少阁主,还在不在世。” 萧景琰颓然松开拧住他衣领的手,连连后退几步,胸腔里漫着一股血腥气味。蔺晨怎会…不…他怎会撇我一人在世...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来人呐,革去曹殷兵部尚书之职,押入天牢。高湛,给朕收拾行装,即刻去琅琊阁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距离琅琊山还有五里路,萧景琰命众人原地等候,自己翻身上了匹马就独自前往。本还在放晴的天,一下子阴了下来,萧景琰望了眼已模糊可见的琅琊阁,抿了抿嘴,如果他还在,自己不管皇位不管江山,什么都不管只要他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萧景琰在琅琊山脚下勒了马,远处,一座碑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-琅琊阁少阁主 蔺晨 之墓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萧景琰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样走到那块碑前,他伸手摸着那块碑上的纹路,似在摸着蔺晨的眼眉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你又骗我,蔺晨,你又骗我…活着才会痛苦,你竟然留我一人熬着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蔺晨,下面冷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你瞧我来看你了,你怎么不说话?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蔺晨,你不是说我穿红色素来好看吗,我为你着红衣,你喜欢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蔺晨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萧景琰一个人默默说了许久,却等不来一声回答。 是呵,那个油嘴滑舌,没皮没脸的人,真的,不存在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蔺晨,你竟然会不理我。”萧景琰笑了,眼泪却止不住划落,他咬破手指,在“琅琊阁少阁主”旁续写二字“亡夫”,又留下了一行血字: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妻 萧景琰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两边的树叶被风吹得沙沙作响,不过就是一瞬,暴雨如柱,萧景琰跌坐在蔺晨的碑前,拥住了那块碑,就像拥住了蔺晨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蔺晨,你等我,等我来寻你。”


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明日更新 同居三十题

    很虐对不对 我有罪 

    但这不是结局 不是结局 不是结局

    来来来点肉梗 补偿

    嘤我又感冒了不开心


评论(38)

热度(8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