Z如故

微博:Z如故

【蔺靖】此情无关风与月 二十九

 二十九
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 你说什么?景琰晕倒了?” 高湛跪在地上,头也不敢抬,“ 景琰他现在在哪?”太后猛然站起来,脚下有几丝无力“回太后娘娘,陛下现在未央宫,太医已经过去了。”皇后扶住太后,“母后别急,太医现已经去了,想必蔺少阁主也已经在了。臣妾陪母后去看看吧。 ” 

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蔺少阁主...蔺少阁主离开了…”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太后瞧了眼窗外,雨势越来越大,叹了口气,心下了然,“这孩子怕是急火攻心了。” 皇后有些不明白,“母后…?” 太后宽慰地拍了拍皇后的手背,“罢了,这会怕是景琰心情也不好,晚些再去看他吧。”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皇后应了一声,扶着太后坐了回去,“高湛,蔺少阁主可留下了什么?” 高湛想了半晌,道“奴才看的不真切,模糊就看到了几个字。” 太后问道 “何字?”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勿念 勿寻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太后想起来大婚前蔺晨跟自己的说会有办法,原来留书离开就是他想出来的办法。也不知蔺晨身上的毒,还能坚持多久。“淑儿,景琰这孩子,你还要多照顾他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皇后点了点头,惋惜道“臣妾明白。不瞒母后说,昨日陛下跟臣妾说了一晚他与蔺少阁主的事情,臣妾当真是感动。陛下说,让臣妾抚养庭生,等庭生大些了,就把皇位传给庭生,自己携蔺少阁主回琅琊阁。” 太后叹了口气,“只怕这日子,不可能了。” “为何?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淑儿,这事你明白就好。蔺晨中了毒,怕是难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萧景琰醒来的时候,盯着熟悉的帷帐愣了半日,习惯性的唤了声“蔺晨。”刚说完,自己就苦笑了,举着手臂遮住了自己的眼睛,无声抽噎。到底,一切,都要一个人去扛着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雨,停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城外,一辆飞驰的马车经过,泥泞的路上留下两道车辙印。飞流枕在蔺晨的腿上,也不讲话,蔺晨哥哥出宫之后就再也没笑过,这种时候,他也不知道如何能去开口。“飞流,你想去哪里玩?” 飞流立马坐直了身子,满眼笑意的看着蔺晨,“都好。” 这是真的,只要能玩,去哪都好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蔺晨揉了揉飞流的脸,笑道“那我们先去看一个人,看完我们就回琅琊阁,然后就带你四处玩可好?”飞流却低下头,鼓起嘴 “水牛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景琰在宫里会好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未央宫。“高湛,陛下这几日都没有出来吗?”太后有些担忧,已有三日了,景琰都没有出过宫门,对外都说是皇上染了风寒,可是照这样下去也不是事。“回太后娘娘,陛下这几日都未出宫,送进去的膳食几乎未动。”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高湛,你把门给哀家打开。” “诺...”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太后原以为会见到萎靡不振的萧景琰,可是见到他的时候,还是有些瞠目:萧景琰坐在桌边,手边摞了一沓奏折,眉眼之间颇有倦意。“母后,你怎么来了?” 太后屏去众人,不讲话就看着萧景琰,这把萧景琰看得有些发怵,“母后,儿臣可是有什么问题?”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景琰,你若是难过,你跟我说说。”萧景琰搁下手中的笔,反问道,“难过?为何难过?”“蔺晨在你大婚之前曾与我道别…景琰,蔺晨心里也苦…” “母后别说了。蔺晨为什么离开,儿臣心里很清楚。现下,儿臣只想处理好朝政,等庭生大了传位给他,再去寻蔺晨。” 萧景琰明白,蔺晨的离开无非是因为担心自己,他不能让蔺晨担心,也不能枉费他的离开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唉,既然这样,景琰,那就随你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廊州。“长苏,我跟飞流来看看你。”蔺晨接过飞流递过来的一坛酒,给自己斟了一碗,又给梅长苏斟了一碗,“长苏,你在那边可好吗?我出宫了,景琰昨日大婚...” 蔺晨低头苦笑一声,端起酒碗一口饮下,若在以前在琅琊阁,梅长苏就会笑着跟他说“欸,喝那么猛做什么。”但今日,他面前只有那冰冰冷冷的衣冠冢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连饮几碗,蔺晨干脆捧起酒坛,也不管喝没喝到,片刻,胸前已经被酒打湿。“苏哥哥。”飞流眼看着拦不住,哭着跪在了梅长苏的衣冠冢前面,指着身边的蔺晨“他不乖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蔺晨没有管飞流,拎着酒坛靠着梅长苏的衣冠冢坐下,搂着那块碑,大笑“长苏,你知道吗?还是我让他立后的…我不想他被后人落下口实,我不想让他有弱点,长苏,我怕有一天我在他面前离开…与其这样我还不如自己偷偷离开...我宁愿他恨我…  ”蔺晨抬头望着天,低语“可是,我爱他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蔺少阁主。”黎纲站在不远处,朝蔺晨作了个揖,“晏大夫已经在等你了。”蔺晨点了点头,站起来摸了摸梅长苏衣冠冢的碑,“长苏,我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你了。罢了,可能,我们很快就见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未央宫。“皇上,天冷。”萧景琰看了眼刚被皇后批在自己身上的银鼠皮披风,道“你怎么来了?” “臣妾刚去见庭生了,正好来看看陛下。” 萧景琰点了点头,“庭生这段时间功课如何?” 皇后笑道“夫子今日还跟臣妾夸赞庭生,虽开蒙晚,但悟性高。” 萧景琰这才笑了,瞧了眼皇后,“皇后近日看上去消瘦不少,可是忙着新年宫宴?” 皇后忙道,“臣妾无碍的。”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自蔺晨离宫,已经过了四个月了,也不知道他过得可好。高湛在宫门口高声喊道“陛下,悬镜司首尊夏冬求见。” 皇后伏了伏身子,“陛下,那臣妾先回宫了。” 萧景琰点头,又对宫门外喊道“宣她进来。”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,蔺少阁主交代给臣的事情,臣已经查清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说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正如陛下所料,曹殷之事。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         明天更新一个新开的蔺靖文

          所以此情无关风与月更新就要到周六咯

          放心 新开的蔺靖文 hin甜的 

          没错 hin甜hin甜 

评论(11)

热度(9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