Z如故

微博:Z如故

【蔺靖】此情无关风与月 二十八

    二十八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蔺晨原以为会听见萧景琰震怒的声音,也做好了萧景琰穿上衣服再一次甩袖离开的准备,但是他等了许久,都没有听见一点点动静,只有平稳的呼吸声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蔺晨有些诧异,低头看了看怀里的人,轻笑一声,萧景琰已经睡着了,蔺晨想让他躺平都没有办法,因为萧景琰紧紧搂住蔺晨的腰身,蔺晨也怕弄醒萧景琰,一时半会倒也动弹不得。


         他叹了口气,拥紧了萧景琰,也闭了眼睛,听着他平稳的呼吸声。也好,他没听见也好,不然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的强忍着的失落,自己也最见不得他那样。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也不知萧景琰做了什么样的梦,半夜里忽然直起身喊道“蔺晨!”蔺晨被唬了一跳,立马睁眼看着萧景琰,萧景琰微微喘着气,蔺晨伸手揽过他的肩膀“景琰怎么了?可是做噩梦了?”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萧景琰呆了一阵,马上回身搂着蔺晨,“没事,刚梦见你离开了。” 蔺晨拍了拍萧景琰的后背,轻笑“你呀,这样这样傻。睡吧,我搂着你,明日还有很多事情呢。”萧景琰不讲话了,他们都很默契的避开了那个话题,谁也没有说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蔺晨一夜无梦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天已亮透,萧景琰被珊瑚长窗外滲进来的阳光唤醒,他习惯性的去伸手一摸,榻旁已空,萧景琰本还昏昏沉沉,现下一个激灵醒彻底了。“蔺晨…” 萧景琰唤了几声都没有答复,便急忙穿好衣服去寻他,刚套好衣服想冲出宫门,就看见宫门开了,蔺晨踩着光走了进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 “你起来了?看你睡得沉没叫你,来,吃些东西吧。” 蔺晨走到曲柳木桌边,把端在手里的东西搁在了桌上,招手唤了萧景琰。萧景琰低头轻笑一声,自己真的是太杞人忧天了,蔺晨怎么会离开他。“欸,来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萧景琰瞧了一眼蔺晨端进来的东西,笑道“红豆膻粥,桂花糖蒸栗粉糕,都是你做的?” 蔺晨噙着笑斜了一眼萧景琰,伸手给他舀了一勺红豆膻粥递给他“当然是我做的。” 萧景琰接过来,尝了一口笑道,“手艺一般。” 蔺晨轻哼一声挑眉问道“你说什么?” “红豆不错。” “景琰,别以为你昨天累了我今天就不会让你继续受累了。”萧景琰被一口呛到,忙搁了碗咳嗽,“我们说话坦诚而已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蔺晨细想了一会,“景琰,你等会就要去准备晚上的大婚仪式了吧?” 萧景琰叹了口气,到底是躲不过,“嗯。蔺晨,我晚上怕是不能过来,我明天一早就过来。” 蔺晨摸了摸他的脸,“明天一早你应该跟皇后先去向太后请安。” 萧景琰抓住了蔺晨的手,“我知道。等我好了我就来。蔺晨,你手怎么那么凉?”


 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,天冷了而已。景琰,明日我等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用过早膳,萧景琰与蔺晨就像平日里一样,各自处理着自己的事情,偶有对视,相视一笑,甚过千言万语,倒真是岁月静好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离大婚之时越来越近,高湛已经送来了吉服,萧景琰避过去不看,蔺晨却走过去当着萧景琰的面展开吉服。“哟,殷红蹙金刺吉服。景琰,你过来,我记得你穿红色好看的很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萧景琰看都不看,“不穿。”高湛在一旁着急,“陛下,要来不及了…”蔺晨示意高湛先出去,自己拿着衣服走到萧景琰身边,柔声道“时辰快到了,我帮你。” 殷红蹙金刺吉服穿起来相当繁琐,蔺晨系到最后一个搭扣的时候,鼻尖已经覆了层薄汗。萧景琰伸手抹去了蔺晨鼻尖的细汗,“蔺晨,你等我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 景琰,抱歉,这是我第二次骗你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晚间。整个皇宫都沉浸在喜气洋洋的氛围里,除了未央宫。蔺晨靠着门,向萧景琰跟吕皇后所在的朝阳宫眺望,低头苦笑,转身回宫。“飞流,你去叫高湛来一下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朝阳宫。饮过合雹酒,系过同心结,萧景琰就忍不住把满屋子的喜婆赶了出去。闹哄哄的屋里顿时安静了,萧景琰看了一眼端坐在榻上,还盖着盖头的皇后,叹了口气,提步就想出去。“皇上。”开口的是皇后。萧景琰有些不耐烦的转头,“皇后怎么自己把盖头掀开了?” 皇后笑了一下,那笑虽然妩媚,但带着几丝无奈,“臣妾知道,皇上的心意不在臣妾着。母后跟臣妾讲过了。臣妾明白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你可怨朕?”皇后摇了摇头,“人生自古有情痴,此情无关风与月。” “人生自古有情痴,此情无关风与月…”萧景琰反复说了几遍,倒也笑了出来。“皇上,你现在出去明日大臣们又该议论了,明日跟母后请完安再去蔺少阁主那里吧?”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萧景琰朝着未央宫所在的方向眺望,不知蔺晨,现在在干什么,飞流可在陪他?“陛下,想来今夜无事,可否跟臣妾讲讲陛下与蔺少阁主的事?” 萧景琰独自斟了杯酒,一口饮下,“第一次见他,是在琅琊阁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高湛,明日你把这封信给景琰。” 高湛抖索着手接过了蔺晨递给他的信,“蔺少阁主,您这是…” 蔺晨蜷了蜷手,“无妨,你给他就是了。” 高湛默默叹了口气,诺了一声就要退下,“高湛,你照顾好景琰。别给他吃太多榛子酥,消化不好;在他的焚香里放点安息香;他不挑茶,就算是白水那也要七成温...” “诺,奴才记下来...若是…” 蔺晨闭着眼睛,向高湛摆了摆手,高湛禁声退下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蔺晨何尝不知,若是他留下来就好了。他不想成为萧景琰的牵绊,君王无弱点,景琰也该无弱点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朝阳宫。龙凤红烛燃了一晚。“...朕不知这样的日子还能有多久...朕只盼着庭生早日长大,朕能早日把江山给他,早日与蔺晨回到琅琊阁,过着平淡的日子…” 皇后瞧了眼窗外,“皇上,天亮了。臣妾很感动,也愿意帮皇上,但是对外人戏要做足。” “朕明白。皇后,庭生这孩子就归在你的膝下吧,你在后宫那么些年,想必也不会有所出了,有个孩子陪着,也算有个依靠。走吧,向母后请安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谢陛下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萧景琰请完安就往未央宫赶去,在未央宫门口瞧见了高湛。“高湛,你怎么在这?” 高湛惴惴不安的伏了扶身子,递上去一封信,“陛下,这是蔺少阁主让我给你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萧景琰有一个很不好的念头,他安慰自己别乱想,蔺晨不会离他而去。他颤颤巍巍打开了信纸,信纸上蔺晨的字迹洋洋洒洒: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景琰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勿念 勿寻

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蔺晨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轰隆。天暗了。下雨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豆大的雨滴落下来,一滴一滴打湿打着圈落到地上的信纸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他…他怎敢!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!陛下!来人!快宣太医!宣太医!”


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这几天莫名其妙事情多了起来  然后心情也超差

好啦剧透一下   萧景琰要知道蔺晨中毒的事情了

虽然虐但我不BE[拍胸脯]

下次更新应该周四 为什么咧 因为明天MAMA呀

我很认真的问噢 

你们有没有什么想看的梗  我写一发完的短篇 

红烧肉也可以 随便点 只要点我就写

因为我欠了好多点梗嘤嘤嘤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评论(8)

热度(10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