Z如故

微博:Z如故

【蔺靖】此情无关风与月 二十七

   二十七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“景琰…” 


        “蔺晨哥哥!” 飞流的声音响起来,蔺晨心里苦笑一下,醒来的时候感觉腿被压住了,还以为是萧景琰照顾他太累了,磕在他腿上睡着了,都这个时候了他竟然还以为是景琰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飞流,我睡了多久?” “三天。” 蔺晨应了一声,想要掀开被子起来,被飞流拦住,“不可以。” 蔺晨轻笑一声,“我饿了想去找点东西吃。” 飞流这才乖乖扶着他起身。蔺晨这三日虽然昏睡,但是模模糊糊的时候总是看到穿着一身玄衣的人在自己的床榻边,蔺晨停了步伐,“景琰…景琰这几日可有来?”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飞流支支吾吾,“不让说。” 蔺晨心下了然,他来了,自己身边经常出现的玄色身影除了他还会有谁?“蔺少阁主,您醒了?可吓坏奴才了。陛下现在在书房议事,怕是不能过来了。这几日陛下国事繁忙…”  蔺晨被飞流扶着坐下,拾起桌上的素面淡花琉璃盏,朝着高湛摆了摆手,“不用说了。我明白。你跟陛下说,飞流陪着我,叫他忙自己的。”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高湛应了一声,转身欲退下,但是如人精的他还是听见了蔺晨微乎其微的叹气,还是不忍心,上前一步垂着头对蔺晨说道,“蔺少阁主,恕老奴多言。老奴在宫中一辈子,看着当今陛下长大,他对陛下的心意老奴看得一清二楚。自陛下登位,所有的朝臣都上奏立后,陛下发了好大的火,但是还是不愿意。老奴不知陛下与你发生了什么,但是,蔺少阁主,陛下昨日定了皇后的人选了。”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刚说完高湛就被碎裂的声音惊了一跳,抬头望过去,只瞧见蔺晨手里的素面淡花琉璃盏,碎了。蔺晨笑着将碎片搁在桌上,“你瞧这茶盏忒不结实了,轻轻一碰就碎了…你可是这位皇后人选是谁家的姑娘?”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高湛欠了欠身子,“一品文官吕太傅之女。” 蔺晨从桌上捏起一块琉璃盏的碎片,对着光看了一会,“吕太傅之女?也好。你且去吧。” 高湛诺了一声退了出去,掩上了宫门。“蔺晨哥哥!” 飞流一把举起蔺晨的右手,“血!”蔺晨这才低头,右手手指不知什么时候划开了一条口子,蔺晨倒也不觉得痛,现在什么痛都抵不过心里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 “飞流,你若这几日想去蒙挚府中玩你就去吧。”蔺晨站起来从柜子里扯了纱布随便绕了几下,转身看着飞流,“我陪你。” 蔺晨摇头,“我想我们就要回去了,你呀怕是有很久不能跟蒙挚玩了。” “嗯。” “但是飞流,你别告诉蒙挚我们要回去,好不好?” 飞流鼓着嘴,瞧着依旧虚弱的蔺晨点了点头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蔺晨从来都不知道原来宫中的生活那么难熬,一天十二个时辰,从清晨等到深夜,平日里与景琰在一块时间一下子就过去了。蔺晨苦笑着摇了摇头,合上了手中的书,走到珊瑚长窗边,自那日景琰甩袖离宫到今日,除去自己昏迷的那几日,景琰也有近半月未曾踏入未央宫了。宫里开始张灯结彩,想着也到时候了吧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静姨,这么晚了还来”太后瞧见蔺晨进来了,忙示意身边的宫人们退下,牵着蔺晨坐在自己身边。“ 胃可好些了?那日宫人来报可是吓坏我了。” 蔺晨宽慰的拍了拍太后的手背,“静姨放心,已经好多了。也不知为何,上次之后胃痛的频率倒比之前的少了。” 太后放心的笑了,随即眉眼之间又涌上犹豫之色,“静姨怎么了?我瞧着宫里这几日开始张灯结彩,可是景琰的事?”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太后诧异道“景琰没跟你说吗?十月初六,大婚。”蔺晨轻笑一声,“十月初六?想来就是后日了。不瞒着静姨,我也有半月没见过景琰了。” 太后叹了口气,拍了拍蔺晨的手背,“他心里也是苦。苦了你们了。”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静姨,我今日来,是想跟你道别的。”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太后送开握住蔺晨的手, “道别?你去哪里?” “回到属于我的地方去。” “蔺晨,你若离开…景琰他会很难过的…” 蔺晨伸手给太后泡了盏茶,“静姨,我自有办法。放心。” 太后这才不说话了,接过了茶盏,“那你,照顾好自己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蔺晨回到未央宫的时候特意绕到了书房,书房里的灯还亮着,高湛瞧见蔺晨走来有些惊喜,“蔺少阁主,您怎么来了?外面夜深露重,您好不容易身体渐好,可不能再病了。” 蔺晨示意他轻声,“能麻烦公公告诉陛下让他明日来趟未央宫吗?” 高湛一愣,忙道“好说好说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飞流已经在未央宫了,看见蔺晨推门而入忙跑过去,“蔺晨哥哥。” 蔺晨揉了揉他的脸,“有空就收拾东西吧。后日就走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第二日,蔺晨站在珊瑚长窗边盼了很久,天快暗下来的时候,听见宫门被推开的声音,他疾步上前,看见了满脸倦容的萧景琰,半月未见,怎么又瘦了一圈。“景琰…” 萧景琰从进门一直忍到现在,听到蔺晨声音沙哑的唤他,他忍不住了,伸手拥入蔺晨怀里,闻着他最熟悉的浓梅香。他没有告诉蔺晨,这半个月他在书房被许许多多的事压得喘不过气,每晚都不得安睡,这半个月他都是带着翠叶白玉坠,总感觉蔺晨陪着自己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蔺晨。我想你。” 萧景琰闷在蔺晨的怀里,蔺晨也拥紧了他,“我也是。” “蔺晨,我们不冷战了好不哈?我听你的,给她皇后之名,但是你要陪我。可好?” 蔺晨没有回答,松开萧景琰,揽着他的腰往塌边走,刚坐下萧景琰又抱住了他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蔺晨,你陪我,可好?” 蔺晨低头吻住了萧景琰的嘴唇,有些粗暴,舌尖顶入,萧景琰瞪大眼睛呜咽一声,随即又闭上眼睛,热烈得回应着蔺晨,抖抖索索的主动解开蔺晨的衣衫,蔺晨叹了口气,把萧景琰推倒在榻上,解开了他的衣衫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蔺晨心情复杂地望着萧景琰的眼睛,脑子里又混乱又清晰。这一刻他才意识到自己陷得有多深,他自诩一向阔达,包括让景琰立后的事情,但是他心里还是有一点点的难过与失落,可能这份失落与难过只有他自己清楚吧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或许这是注定的,注定要这样与萧景琰纠缠着。这样的纠缠,萧景琰愿意的,他也愿意的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这一晚之后,就让这纠缠,断了吧。

不老歌:http://bulaoge.net/topic.blg?dmn=forveryoung&tid=3134029#Content      

  

袖底:http://www.gcslash.com/thread-3524-1-1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萧景琰累得趴在榻上由着蔺晨给他做清理,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感觉蔺晨躺下来了,便贴过去依偎在他怀里,闭着眼睛听着他的心跳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蔺晨拥住精疲力竭的萧景琰,吻了吻他的额头,萧景琰低吟一声“嗯?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景琰,你放我走吧。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有小天使们说看不到肉   没事没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等过几天我把《愿赌服输》跟《此情无关风与月》含肉的部分整理成图片的发到微博上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微博名字跟lofter的一样:Z如故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距离《此情无关风与月》的完结还有一段距离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就算主线结束了我之后也会写番外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咿我今天的碎碎念好像有点多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两天写了两片肉 高产得我自己都被感动了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小天使们后天见 我明天要出去玩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如果明天来得及 我一定更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爱你们( 。ớ ₃ờ)ھ

评论(15)

热度(8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