Z如故

微博:Z如故

【蔺靖】此情无关风与月 六

     



    

    六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蔺晨坐在紫檀桌边泡茶,眼睛时不时瞥着斜卧在榻上的萧景琰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萧景琰早就感觉到蔺晨在看着他,也不恼,随他看去。这次盯得久了,萧景琰忍不住合上书,扔到蔺晨面前,“蔺晨,我脸上是有花吗?” 蔺晨笑嘻嘻的接住书,看了眼,“ 我瞧你好看多看几眼还不行吗。这本《志怪集》你从哪里翻出来的?” 萧景琰正要抽出藤垫在身后的纹暗青软枕,听到蔺晨这么问,也没多想,道“前几日晚上去你房间找你,在你书桌上看到的。翻了几页觉得有趣,便拿来看了。” 话一说完,便想起那晚的目眩一吻,赶紧局促的弹了弹纹暗青软枕,偷偷的打量对面的蔺晨。此时蔺晨挂着猜不透的笑,也同样望着萧景琰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萧景琰正欲开口争辩几句,忽然听见碎裂的声音,仔细一看发现搁置在蔺晨桌上的茶盏碎了。蔺晨一脸惋惜的看着那破碎的茶盏,叹了口气,站起来理了理云烟细锦衣,向窗外喊,“飞流,我没告诉过你乱扔东西是不对的吗?“ 说完,便走向萧景琰,盯着他的澄澈的眼眸,道“ 长苏回来了。”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萧景琰突然感觉到紧张,没由来的紧张,手指节的温度好像是一下子没有的,竟然还有些许害怕,有些想躲开。上一次有这种感觉好像还是十三年前,祁王兄赐死林府灭门,那时候自己还在东海,听到将士来报的时候,第一个反应竟然觉的这是场梦,这不是真的,再后来就是害怕和懊悔,因为他实在不能去想象林府一家还有自己的祁王兄在临死的时候,自己不在身边,没有替他们去争取些什么。十三年,足够久了,他的小殊会变成什么样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蔺晨站在萧景琰的身边,知道萧景琰现在看似波澜不惊的眼眸下面藏着怎样的跌宕。朝夕相处那么些时日,他太了解景琰了。蔺晨看着萧景琰努力的克制着自己的情绪,实在心疼他,忍不住从袖子里面伸出手,握住了萧景琰冰凉的指尖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门口出现了一个穿宝蓝刻丝云纹衫的少年,用水蓝暗花发带高高的扎起了头发,身边有一个穿着暗灰素绒袄披着织锦镶毛斗篷,用翠玉冠束束着头发的男子。那男子缓缓开口,“ 不就是飞流砸碎了你的一个茶盏吗,有什么大惊小怪的,这些年他砸碎的还少吗?” 蔺晨收回了握住萧景琰的手,往衣袖里拢了拢,“ 景琰刚来的时候摔碎了一个素面淡花琉璃盏,你的小飞流现在又砸碎了我百花盏,我不管,长苏你可要赔我两个。“飞流躲在身后,朝蔺晨吐了个舌头,“活该。” 说罢便转身飞出厅外,蔺晨气极“嘿,你小兔崽子,别让我追到你,追到你看我怎么收拾你。” 远远的就听见飞流的声音“来呀,来呀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厅里,就剩下梅长苏跟萧景琰了。梅长苏倒也不急着开口,自顾自的解下织锦镶毛斗篷,席地而坐,倒了杯蔺晨刚泡好的茶,吹了吹,抿了一口,随即笑了出来,“霍山雪芽。蔺晨倒也不担心你喝不喝得出来。” 萧景琰咬了下嘴唇,道“从来都是蔺晨泡什么我便喝什么。小殊,你见到我都不解释些什么吗?”梅长苏随手搁置了茶盏,望着萧景琰,“景琰,那你想让我说些什么。”萧景琰感到胸中涌动着一股无名之火,想要喷涌而出,“我想知道这十三年究竟发生了什么。蔺晨之前就已经跟我说过你面目全改,但我没想到竟然没有一丝往日的痕迹。小殊,我..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梅长苏站了起来,走到珊瑚长窗边,萧景琰有些看不清他的脸,“我想蔺晨已经跟你讲过了。十三年前,因奸人所害,祁王被诬反叛,赤焰军全军覆没,我的命是由父帅叔伯们用命救回来的。景琰,我必须要给那数十万赤焰军一个交代。” 萧景琰的声音哑了下来“都怪我当日不在,若我当日在…” “幸好你当时不在,若你当时在,那你也会被牵涉其中。” 萧景琰走进梅长苏,看着他的脸,右眼睑的疤痕触目惊心,似乎叫嚣着十三年前梅岭的刀光剑影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小殊,我能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我会辅佐你,登上太子之位,让皇帝重查旧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萧景琰低头想了会,“蔺晨说你身体虚弱,若替我谋事,你的身体怎么办?”梅长苏怔了怔,“蔺晨的医术我还是放心的。等我调养几日,再让蔺晨配几服药,再带个大夫,想来也无事了。” 萧景琰抬起头,对着梅长苏的眼眸,“ 小殊,我会让父皇重查旧案,我会给祁王兄给赤焰军给你一个交代。”梅长苏缓缓吐出一口气,重新坐回紫檀桌边,又续了杯霍山雪芽,慢慢的饮着,看着窗外,此时蔺晨与飞流都不知飞到哪里去了。萧景琰想了许久,开口“蔺晨,他会跟我们一起回金陵吗?” 、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说着今日一更 我还是更了两更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以及下一章我要污一把我好紧张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评论(7)

热度(4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