Z如故

微博:Z如故

【蔺靖】此情无关风与月 五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五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一个月后,琅琊阁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欸,你倒是轻点啊,这是人的胳膊,又不是刀剑,使那么大劲干嘛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萧景琰停了手上的动作,没好气的甩开蔺晨的手臂,这人真是,从早上就开始一直嚷嚷着手臂酸痛,自己好心的去帮他揉揉,还没使多大的劲,蔺晨就开始嚎叫,“嫌我手重,那你自己想办法吧。”说罢就转了身,伸手去取紫檀桌上的《翔地记》,不再搭理蔺晨。蔺晨揉着胳膊,望着气鼓鼓坐在一边的萧景琰,不觉好笑,景琰生气起来的样子未免也太可爱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蔺晨,这《翔地记》上的批注是小殊所写吗?这字迹都跟以前不同了。” 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是不理我的吗?” 蔺晨又想逗他,但是瞧见萧景琰那有些失神的表情,叹了口气,道“长苏生病了以后,身体虚弱,腕间无力,字迹笔锋定不会像从前一样有力。”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小殊他,何时回来?” 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我已给他飞鸽传信,他回信说江左盟有事情耽搁了,想来还有段时日。”蔺晨侧着头,眯着眼睛望着坐在榻上的萧景琰,问道“你在阁中可是呆腻了?”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怎会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在琅琊阁久住的这段时日,萧景琰早已摸清了阁中的整个布局,平日倒也无事,就是跟蔺晨一起舞剑读书;谈论谈论朝中事,宫中太子与誉王两党相争这是众人皆知的事情,萧景琰长年驻扎在外,自然朝中六部没有半点人脉,但是听蔺晨讲得倒是分析出了大概。 每每谈论兵法,蔺晨总是觉得自己不知变通,稍有不对之处,抬头就在脑门敲一记,丝毫不手软,疼得萧景琰张牙咧嘴的想把桌上的青化砚台反扣到他头上。这段时日与蔺晨的朝夕相处,倒让萧景琰越发觉得蔺晨与众不同,也有意识无意识与他多亲近了几分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蔺晨在偏厅的楸木桌上调着香,一拢白衣,月白玉锦,席地而坐,眼睑低垂,他唇边总是带着一抹弧度,似带着有一种深深的宠溺,手指若行云流水般添着香料,景琰就在旁边的柏木桌上练字,偶尔的抬头对视,萧景琰几乎呼吸一滞。“景琰。” 蔺晨朝他招招手,唤他到自己身边来,萧景琰搁下笔,坐在楸木桌的另一侧,看着桌上满目的香料,正欲开口,蔺晨站了起来理了理自己坐乱的衣摆,道“你替我看着会吧,我还有一味香没有拿。” 萧景琰点头应允,目送着蔺晨走出偏厅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蔺晨前脚刚走,后脚萧景琰就拿起桌上的纸笺,“浓梅香 ,黑角沉半两,丁香一钱,腊茶末一钱,郁金两分,麝香两钱,定粉一分,白蜜一钱。”这大概就是蔺晨身上的浓梅香吧,估摸着他一时半会不会回来,萧景琰偷着笑,便伸手把每个药物都多加了五分。蔺晨其实并未走远,只是躲在一边看着萧景琰,当他看见萧景琰伸手添香料的时候,心里庆幸了一下,幸好飞流不在阁中,要不然他跟景琰一起,我这香真没法治了。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回偏厅的时候蔺晨没有一下子拆穿萧景琰,此时萧景琰在端坐着,望着他。蔺晨坐了下来,捏了一点点香料放在鼻尖嗅了嗅,轻笑道,“淘气。” “蔺少阁主莫不是有千里眼,这莫须有的罪名我才不担。” 蔺晨也不恼,忽然探身抓过萧景琰的手,闻了闻指尖,又凑到萧景琰的鼻尖,“你自个问问,是不是沾了一手指的香味?”  萧景琰急急的抽出手,背过身不去看他,脸上却燃起一片红晕。蔺晨噙着笑看着眼前这依旧跟自己闹着别扭的人,脑中蓦然冒出一句“有美人兮,见之不忘,一曰不见兮,思之如狂。“这样的心思,恐怕只有自己一个人有了吧。

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深夜,萧景琰在床上怎么也无法入眠,颓然起身坐在床上,望着窗外的繁星点点,心下一动,取了杜木矮桌上的锦织羽缎斗篷就出门了。夜很深了,明月高高悬挂在星光闪烁的夜晚,晚风中夹着几丝金桂香,萧景琰提着一盏九转绢灯,向蔺晨的房间走去。不知为何,此时就想与他说说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走到蔺晨房门口的时候,萧景琰停住了,房中的烛火还没有熄,这么晚了,他没还没睡。萧景琰伸手扣了扣门,半晌没有应答,萧景琰收了手,想着他估计不在房中吧。正要转身离去,闻到了浓梅香,这不是只有蔺晨身上才有的味道吗。萧景琰返身,直接推门进入,就瞧见蔺晨趴在桌前已经睡着了,手边还放着《志怪集》,萧景琰哑然失笑,堂堂蔺少阁主居然还看这种书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萧景琰张口想唤醒他,但是蔺晨睡得沉,便把他扶到床边。费了好大的劲才将蔺晨扶上床,萧景琰坐在沉香扩木床边喘着气,床边悬着软烟罗帐,帐上遍绣银线木兰,风起帐动,如坠云山幻海一般,榻上设着素面弹花软枕,枕上的人安然的睡着。萧景琰定定的望了出神,蔺晨厚薄适中的嘴唇上似乎藏着笑意,又漾着令人目眩的笑容。萧景琰有些晕眩了,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,心未动而身先动,俯身便附上了蔺晨的唇,倒不是想象中的冰冷,而是炙热。萧景琰睁大了眼睛,所有的血液瞬间涌上了头顶。唔,情愫暗生。这四字是萧景琰想到的。既然这样,那就多贪恋一会吧。想完,便闭了眼睛,偷偷感觉蔺晨嘴唇的炙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良久,萧景琰起身熄了灯,拎起门边的九转绢灯替蔺晨掩了房门出去了。萧景琰的脚步声渐渐远去,榻上的人睁开了眼睛,黑暗中他依然感觉到他那烧红的脸。“ 幸好景琰出去了,不然我可真忍不住睁眼了。他竟然,有着同我一样的心思?” 活了那么些年,蔺晨第一次有一种“忽如一夜春风来”的感觉。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山有木兮木有枝,心悦君兮君不知。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今日可能一更。

    



评论(3)

热度(7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