Z如故

微博:Z如故

【蔺靖】此情无关风与月 四

   四




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明媚的阳光透过盛开的波叶金桂,洒下如碎金般的亲吻。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萧景琰收了剑,大笑,道“许久都没如此酣畅淋漓了,快哉快哉。” 蔺晨单手解开脑后的青缎银刺发带,藏着笑收回腰间,“景琰,走吧,我们去吃点东西。我都饿了。” 萧景琰应了一声便往前厅走。经过蔺晨的时候,忽得感觉头顶一轻接着头发松了下来,猛地转身,便看到蔺晨手中握着他用来束发的镂空雕花银冠束。蔺晨笑盈盈的开口,“这银冠束配你昨天的那身衣服倒是好看,若再用这银冠束配青木兰可就显得沉闷了。” 萧景琰白了蔺晨一眼“我平时不扎发,只束发。”  “我知道。”蔺晨从腰间取出青缎银刺发带走到萧景琰身后,“欸,你别动。” 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萧景琰低着头,看着地上自己身后那人的倒影,萧景琰竟然也不想躲闪,随着他去弄。婉转清亮的鸟鸣声掩在影影烁烁的树丛花间,几缕风带起落在地上的波叶金桂,飘飞,旋转...萧景琰闻着蔺晨身上淡淡的浓梅香,竟有些目眩,一种别样的感觉荡上心头,拥着他的心。暖暖的阳光晒到他的脖颈,他轻轻的动了动脖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景琰,脖子都低酸了吧,诺,好了。”蔺晨的气息丝丝缕缕的喷在了他的耳后,萧景琰感觉到脸上一阵发烫,蔺晨走到他面前,带着几丝坏笑,道“唔,这样就不错了。嘿,明明应该是你给我扎的,怎么变成我给你扎了。景琰,你怎么脸红了?莫不是让你春心荡漾了。” 萧景琰一听,大步离开,赌气道“怎么才给你点阳光,你就会寻着理由灿烂。你再混说,我当真不理你了。”   蔺晨听罢也不作答,上前就拽着景琰的袖子,“你要不理我,你舍得? 走啦,快去吃饭了,看看吉婶做什么好吃的了。我都饿坏了。”  萧景琰也不恼了,任由着他拽着自己袖子,推着自己往前厅走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前厅的曲柳杨木桌上早已摆好了吃食。碧梗粥,桂花糖蒸粉糕,玫瑰酥,如意糕,糖蒸酥酪,竟然还有一盘榛子酥。萧景琰越发觉得眼前这个人细致,自己的喜好一一清楚,到底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。“景琰,这些也不知道你爱不爱吃,这榛子酥是我早上让吉婶做的,你尝尝?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蔺晨把那榛子酥移到萧景琰面前,有些期待的望着他。 萧景琰夹起一块榛子酥,咬了一口,瞥了一眼蔺晨,萧景琰心中明白了几分,如此期盼的眼神,再加上这榛子酥的味道确实没那么好“这榛子酥恐怕不是吉婶做的吧?” 对面一向镇定的人竟然有些急促不安,“味道不好吗?”  萧景琰更是一幅一切明了的样子,噙着笑意看着蔺晨,蔺晨更是局促不安,早知道就应该让吉婶做。“味道很好,蔺晨。”  蔺晨也看出了萧景琰那双噙着笑意的鹿眼,原来他早就知道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蔺晨,你中意的到底是木兰还是梅花?我瞧着那几棵波叶金桂也是好的。” 萧景琰指了指桌上摆着的几盘木兰碟,又道“ 房间里那几套衣服,过半都有木兰图案。” 蔺晨正在旁边的紫檀桌边泡着敬亭绿雪,听到萧景琰这么问,不觉哑然失笑,“ 你倒是观察仔细。我中意梅花的香气,最中意的应该是木兰。你也知道,我琅琊阁也是在江湖做生意的,几棵波叶金桂你不觉得能添点贵气吗?” 说罢,便把泡好的敬亭绿雪递给萧景琰,萧景琰接过青花琉璃茶盏,低声笑道”俗气。” 蔺晨挑了一下眉毛,侧过身看着萧景琰“你说什么?” 萧景琰饮下一口敬亭绿雪,道:“这茶盏不错。” 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蔺晨扶额,这么好的敬亭绿雪,景琰居然只看出这茶盏不错。嗯,景琰果真不懂茶。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世间最浪漫的事




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你在笑他在闹

评论(5)

热度(6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