Z如故

微博:Z如故

【蔺靖】此情无关风与月 三

     三

















萧景琰醒来的时候,天还未透亮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床边的杜木矮桌上搁着几套崭新的衣服,萧景琰揉着额角,拿起放在桌上的信笺: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景琰 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若要久住怎可只带一件衣


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蔺晨”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都说字如其人,这洋洋洒洒的字必是出自蔺晨之手。原来他叫蔺晨,云日相辉映,空水共辰清,萧景琰想起昨天初见他时,他穿着宽宽松松的刻丝银如意蜀锦衣,懒懒的斜靠在榻上,这般风流潇洒,是那些平日见惯了的王公大臣没有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萧景琰叠起信笺,压在了白玉海兽纹缎盒下,转身去取杜木矮桌上的衣服,了了翻了翻,清一色都是银白,素白,颜色稍微深的恐就是压在最底下那件青木兰双绣文锦衫了。萧景琰的嘴角不知不觉附上了笑,他,到底,是怎么的人?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等穿戴好出去的时候,天已经蒙亮。萧景琰走到前厅,昨日在珊瑚长窗边只瞧见了远山,但并发现窗外还有一座后园,种遍奇花异草,十几株黄菊中间簇着几株泥金九连环,数棵木兰树,梅树还有现在正是花期的波叶金桂,层层叠叠。已是金秋,风动花落,千朵万朵,落地数层。远处似有白影舞动,萧景琰捏着衣角举步上前,这衣服确实好看且布料精致,但这衣服也略大了点。




           蔺晨向来早起,早上把衣服送到萧景琰房中,看他睡得如此之沉,也是庆幸。昨日这些血淋淋的事实叫景琰知道了,他一定是睡不着的,所以临睡前往他房中的缠枝青花熏炉里放了点安息香。瞧着他熟睡的样子,这安息香是好用。但是为何他睡觉,眉头还是紧锁的,在他心头到底还压着多少事?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蔺晨俯身,用手抚平他紧锁的眉头,冰凉的指间碰到他的眉头,萧景琰的睫毛抖动了几下,蔺晨赶紧收了手,坐在床边看着依旧熟睡的萧景琰,心头竟浮起一种暖意,蔺晨随即低头笑了“咿,景琰倒真是好看。” 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萧景琰看着此时在眼前舞剑的蔺晨,这剑招变幻之复杂,点剑而起,时而骤如闪电,几乎毫无破绽,竟不想蔺晨有这般好武功。白衣黑发,飘飘逸逸,头发不扎不束,微微飘浮,衬着悬在半空中的身影,直似轻盈。“好!” 蔺晨听见萧景琰的声音在背后响起,并不诧异,收了剑就走向萧景琰,“景琰,这一晚睡得可还好?阁中简陋,肯定是不能与你的靖王府相比的。”      




       “蔺少阁主说笑了,景琰是军旅之人,与将士同吃同饮,自然不挑地方。”蔺晨望着萧景琰,道“这青木兰双绣文锦衫倒衬得你精神。 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名字,蔺少阁主蔺少阁主,说得你到不嫌累。” 说罢,便从腰间取了条青缎银刺发带,手中握着把剑,扎头发的时候总觉得别扭,刚想把剑扔一边的时候,一双手替他拿住了剑,是萧景琰。接剑的动作行云流水,并没有言语,似这动作已经做过许多次,倒也默契。       



         萧景琰拿着剑,看着他,他今日倒是没有带着那个翠叶白玉坠,蔺晨已扎好了头发,额前的几缕发丝被风吹散着,与脑后的青缎银刺发带交织在一起飞舞着,萧景琰越发觉得眼前这个男子捉摸不透但又与众不同。蔺晨两字,只要上下齿冠叩击一次。萧景琰低头噙着笑,“蔺晨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蔺晨顿时心头雀跃,迫着自己冷静下来,想要接剑。但是萧景琰却止住了他,他正疑惑,看见萧景琰似笑非笑的望着他,“刚看你舞剑不错,那我们来比试一番可好?”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嘿,我这刚扎好的头发。我不管,等会你给我扎。”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情不知所起,故一往情深。

















评论

热度(77)